收藏追书网  繁体版  手机阅读

综合

超级古武

超级古武
更新时间:2014-05-31
?《超级古武》全集 作者:鬼谷仙师 声明:本书由奇书网(www.Qisuu.com)自网络收集整理制作,仅供交流学习使用,版权归原作者和出版社所有,如果喜欢,请支持正版. 第一章诡异的核桃 2012年1月5曰华夏国一个内陆小城市 “唉~~” 盐都市一座普通高校的男生寝室内传出了一声悠长的叹息,声音中夹杂着些许的无奈和无力。声音的主人名叫陈晋元,今年22岁,长着一张大众脸,属于那种丢人堆里就找不着的人,用一个词来形容,那就是普通,及其的普通。高中毕业后补习了一年考上了一个二流大学——盐都学院,学了一个偏门的专业。大四已经过了一半,下学期就毕业了却还没找到工作,想想就觉得悲催,学校已经...
本站郑重提醒:本故事纯属虚构,切勿模仿!
  • 作品分类:异术超能
  • 授权状态:没有授权
  • 写作进程:已完结
  • 总 字 数:7.40 MB
  • 总 点 击:
  • 本月点击:
  • 本周点击:
  • 总 红 花:1487
  • 本月红花:11
  • 本月打赏:100
  • 总 打 赏:10.27万
作者名:鬼谷仙师 了解作者,进入他的首页
他的其他作品:(本)所有作品>>

作者标签:爽文  扮猪吃虎  暧昧  

目录 阅读
放入书架
放入桌面
您上次阅读到:第三章 降龙伏虎 第二节 飞龙在天
分享到:

更新时间:2014-05-31

中年男子穿着一身青色鎏金花边的华丽道袍,头上戴着一顶玄黄色道冠,两鬓青丝垂在胸前,天庭饱满,地阁方圆,唇上两撇八字胡,双目炯炯有神,不怒而自威,一怒而天威。 “爹~~” 张程见到此人,噗通一声便跪到了地上,语调中带着浓浓的哭腔,不知是在害怕,还是在倾泻心中的委屈,这中年男子便是张程的父亲,太上道宗望北峰峰主张玖东。 “你不是去青都城了吗?怎么弄成这副模样?”张玖东俯视着张程,胸中怒意稍减,不过看到张程那鼻青脸肿,衣衫褴褛的样子,又忍不住皱起了眉头。 “爹,你可要为孩儿做主啊~” 张程听到张玖东的问话,终于忍不住泪如雨下,跪行到台阶之下,拉着张玖东的道袍嚎啕大哭。 “到底怎么回事?你又惹下了什么祸事?”张玖东的眉头皱得更深,他有种预感,张程又给自己惹事了,而且,这事或许还不小。 对此,张玖东也只能徒呼奈何,自己堂堂太上道宗望北峰峰主,身份地位何等尊崇,可惜却生了这么一个顽劣之子,一天到晚到处惹事生非,有时候张玖东真的恨不得把张程扔进娘胎里重新改造过。 “爹~” 张程抬起头来凄厉的叫了一声,完全没有了平常的耀武扬威,“我被人给打了,师叔也被人给抓了,你可得为孩儿做主啊,你看,孩儿被打得多惨啦~” 张程一边唧唧喳喳的哭诉,一边掀起自己那褴褛的衣襟,让张玖东看自己身上那惨不忍睹的伤痕。 “你说什么,你说你师叔怎么了?”闻得张程提起宇文长被抓,张玖东忽而动容,蓦的一下低头看着张程,神威凛凛的双眸之中绽放出令人莫敢逼视的光芒。 “咕噜~” 张程的哭声戛然而止,使劲了咽了口口水,面对张玖东的目光,心中竟是有些发毛,好一会儿才战战兢兢的道:“师,师叔他被人给抓,抓了!” “到底是怎么回事,快给我细细道来!”张玖东一把抓住张程的衣襟,将其从地上抓了起来,两撇八字胡因为激动而不停的颤抖着,似乎他更关心的是宇文长的生死。 “哎呀,东哥。你这是干什么,吓到程儿了!”张程正吓的浑身战栗,不敢答话的时候,从侧殿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,一个看上去四十岁左右,衣着华贵,风韵犹存的半老徐娘,身后跟着两名女弟子,正急冲冲的朝天王殿而来。 “娘~~” 听到这个声音,张程如闻天籁,刚刚才被张玖东吓得六神无主,此刻又嚎啕大哭起来。 “哼~”张玖东见到这妇人,冷哼一声,松开了抓着张程衣服的手,有些憋气的负手身后,身子转向一边。 “东哥,你没事吓唬程儿干什么,你看把他吓得?”妇人走了过来,先是对这张玖东一阵数落,然后便将哭得哀声欲绝的张程拥到了怀里,拍着张程的肩膀,好生安慰,“程儿,你怎么弄成这副模样,你不是去青都找那个林姑娘了么?莫不是那姓林的小丫头把你打成这样了吧?告诉为娘,为娘让你爹去百花谷给你找理去?!? “给我闭嘴~”张玖东真是再也听不下去了,回过身来一声怒喝。 武道金丹境界的威压不经意露出,天王殿前立刻便安静了下来,那跟在妇人身后的两名女弟子,更是浑身颤抖...

第八百三十章慈母多败儿! 更新时间:2014-05-31

 中年男子穿着一身青色鎏金花边的华丽道袍,头上戴着一顶玄黄色道冠,两鬓青丝垂在胸前,天庭饱满,地阁方圆,唇上两撇八字胡,双目炯炯有神,不怒而自威,一怒而天威。 “爹~~” 张程见到此人,噗通一声便跪到了地上,语调中带着浓浓的哭腔,不知是在害怕,还是在倾泻心中的委屈,这中年男子便是张程的父亲,太上道宗望北峰峰主张玖东。 “你不是去青都城了吗?怎么弄成这副模样?”张玖东俯视着张程,胸中怒意稍减,不过看到张程那鼻青脸肿,衣衫褴褛的样子,又忍不住皱起了眉头。 “爹,你可要为孩儿做主啊~” 张程听到张玖东的问话,终于忍不住泪如雨下,跪行到台阶之下,拉着张玖东的道袍嚎啕大哭。 “到底怎么回事?你又惹下了什么祸事?”张玖东的眉头皱得更深,他有种预感,张程又给自己惹事了,而且,这事或许还不小。 对此,张玖东也只能徒呼奈何,自己堂堂太上道宗望北峰峰主,身份地位何等尊崇,可惜却生了这么一个顽劣之子,一天到晚到处惹事生非,有时候张玖东真的恨不得把张程扔进娘胎里重新改造过。 “爹~” 张程抬起头来凄厉的叫了一声,完全没有了平常的耀武扬威,“我被人给打了,师叔也被人给抓了,你可得为孩儿做主啊,你看,孩儿被打得多惨啦~” 张程一边唧唧喳喳的哭诉,一边掀起自己那褴褛的衣襟,让张玖东看自己身上那惨不忍睹的伤痕。 “你说什么,你说你师叔怎么了?”闻得张程提起宇文长被抓,张玖东忽而动容,蓦的一下低头看着张程,神威凛凛的双眸之中绽放出令人莫敢逼视的光芒。 “咕噜~” 张程的哭声戛然而止,使劲了咽了口口水,面对张玖东的目光,心中竟是有些发毛,好一会儿才战战兢兢的道:“师,师叔他被人给抓,抓了!” “到底是怎么回事,快给我细细道来!”张玖东一把抓住张程的衣襟,将其从地上抓了起来,两撇八字胡因为激动而不停的颤抖着,似乎他更关心的是宇文长的生死。 “哎呀,东哥。你这是干什么,吓到程儿了!”张程正吓的浑身战栗,不敢答话的时候,从侧殿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,一个看上去四十岁左右,衣着华贵,风韵犹存的半老徐娘,身后跟着两名女弟子,正急冲冲的朝天王殿而来。 “娘~~” 听到这个声音,张程如闻天籁,刚刚才被张玖东吓得六神无主,此刻又嚎啕大哭起来。 “哼~”张玖东见到这妇人,冷哼一声,松开了抓着张程衣服的手,有些憋气的负手身后,身子转向一边。 “东哥,你没事吓唬程儿干什么,你看把他吓得?”妇人走了过来,先是对这张玖东一阵数落,然后便将哭得哀声欲绝的张程拥到了怀里,拍着张程的肩膀,好生安慰,“程儿,你怎么弄成这副模样,你不是去青都找那个林姑娘了么?莫不是那姓林的小丫头把你打成这样了吧?告诉为娘,为娘让你爹去百花谷给你找理去?!? “给我闭嘴~”张玖东真是再也听不下去了,回过身来一声怒喝。 武道金丹境界的威压不经意露出,天王殿前立刻便安静了下来,那跟在妇人身后的两名女弟子,更是浑身颤抖...

免费获得金币
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
本月得到红花: 本月排名: [红花榜]
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,登录 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: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,自动得到1朵红花
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
本月得到打赏:看书币 本月排名: [打赏榜]
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,登录 后才可以打赏
1